苏州舞厅“舞”入歧途的那些事

0 Comments

正常的跳舞是一件休闲娱乐、值得享受的事情。优雅的旋律、曼妙的舞姿让人心情愉悦。如果把跳舞当成一种娱乐爱好那无可厚非,完全可以理解。凡事有度,既不能因噎废食,也不能过分沉迷其中、偏离初衷。本文就讲讲苏州舞厅中那些舞(误)入歧途的舞客。

交谊舞的舞伴在音乐中缓缓拉近两人的距离。这个拉近需要没有道德讨论的关系,只能是纯粹的舞伴关系。只有把舞伴之间的关系看的很纯粹,当两人靠近相拥、四目相对的时候,才能心怀不乱。话虽如此,有的人把握很好,有的人却做不到。

今年六十二岁的老杨家住木渎,退休以后爱好就是到舞厅跳舞。中年时期的老杨被单位外派常年出差,几乎就是错过了木渎香港街和花苑街的辉煌年代。上班时期人在外地不能领略木渎那些KTV的乐趣,到退休以后就去跳跳舞弥补遗憾吧。按常理说走南闯北的老杨应该见多识广、社会阅历经验丰富,没想到因跳舞在家门口差点翻了船。

老杨在跳交谊舞的时候认识了比他小二十岁的舞伴美琴。美琴不是苏州本地人,十几年前在老家离异以后,孩子判给了前夫,一个人来苏州闯荡。美琴在木渎卖过水果、开过美甲店,但无奈自己就不是做生意的料,小本生意也做不好。但是美琴要生活要吃饭,所以总要做些事情来维持日常开支。前几年美琴一直由东山种果园的老王补贴生活,但是同样离异的老王坚决不同意领证。后来两人因琐事闹矛盾不欢而散,美琴又在舞厅中物色新的目标。老杨已经是做爷爷的人了,也有完整的家庭。按照正常思维,老杨不应该和舞伴美琴有什么孽缘。三十几岁的美琴还希望在苏州能有二婚,找个比自己大十几岁的也能接受。未能如愿以后,等到四十二岁的时候已经彻底看开了。

话说老杨以前出差的时候也没闲着,现在更是感觉自己“宝刀未老”。每过多长时间,他与美琴的关系就火热升温,除了在舞厅跳舞也去别的地方探讨人生。当老杨还在暗自得意家主婆浑然不知的时候,美琴找他讨要说法。现在社会还不至于有嚣张跋扈的拆白党,但老杨确实有理亏之处。老杨不够冷静处理,随之而来的就是家庭矛盾,老杨的事情下期接着说。

老陈单身离异,经济条件一般。如果让舞客老陈遇到美琴,老陈一定会毫无犹豫笑纳。可惜老陈的舞技太差,跳舞请不到舞伴,美琴之类的人也更青睐经济条件优越的老杨。老陈坐在舞厅的休息区可不是发呆,而是眼睛死死盯着舞池中跳舞的女性舞客。老陈那个心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,他也明白了自己不适合这种舞厅。

老陈换了家舞厅,他在这里找到了满足感和存在感。管她两毛还是三毛,老陈觉得自己可以接受。在阿谀奉承下,他开始发飘,还真把自己当陈总了。打赏也飙升到一百两百,一场舞跳完花费数千元。老陈的这种情况,类似被一些网友所调侃的“这个月退休金到账了,赶快去舞厅白相”的说法。老陈没有那个经济条件慷慨打赏,就别死要面子活受罪了。一把年纪的人,别人几句“陈总”一喊就飘了,也该清醒清醒了。

小结一下,不管是跳什么舞,一定要在娱乐的同时保持理智和理性。除了不要影响正常的家庭关系,同时也要量力而行,不提倡野性消费。千万不要舞入歧途。

标签: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